2016年6月14日 星期二

風簷展書讀 -- 陽光下讀詩


長雨過後忽晴。青空萬里,蒼天無半絲雲氣。使人置疑,昨夜以前的雲雨陰霖究竟是真實還是長長的夢饜?老天是最神奇的魔術師,翻手作雨覆手晴。這樣的晴天,不晒晒陽光太可惜,但徒然晒陽光又未免無聊,遂自書架上順手取了一本書走到陽臺來。
林文月〈陽光下讀詩〉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