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2月2日 星期二

店小二拾微 -- 魚雁往返



讀者與書商的信件,我想這年頭大約只剩DM。

薄薄的信紙從頁間與灰塵一同落下時,我心念第一個閃過的,是一間活脫從狄更斯書裡頭蹦出來的可愛舖子:《查令十字路84號》的馬克與柯恩書店。

「法蘭克‧鐸爾!你在幹嘛?我啥也沒收到!你該不會是在打混吧?...你害我只能枯坐在家裡,把密密麻麻的註記寫在從圖書館借來的書上。」
海蓮‧漢芙的咆哮與法蘭克‧鐸爾的老英國溫文矜持,四雙玻璃絲襪、乾燥蛋罐頭、華麗的刺繡桌巾,賽西兒和諾拉的熱情洋溢,隔著大西洋傳遞漫溢。
二十年書籍時光的一場奇遇。



唐諾在導讀裡做了一段引用:
「人口研究報告可以印出各種統計數值、計算城市人口,藉以描繪一個城市,但對城裡的每個人而言,一個城市不過是幾條巷道、幾間房子和幾個人的組合。沒有了這些,一個城市如同殞落,只剩下悲涼的記憶。」

這三十年前的泛黃紙張上,是不是刻畫了另一張城市地圖,也有一個HH與FPD的故事?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