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6月1日 星期日

風簷展書讀 -- 村上春樹《睡》

清醒與睡眠,在耗損/修補間循環再生。
因此,當失眠,則造成清醒時的恍惚,這是第一度的狀況。再次發生時,以老人把水澆倒在腳上作為打破靈魂循環模式的宣告,夜間的修補不足,開始顯然不影響日間的損耗,或言,仍足以維持提供日間持續的損耗;又一推想,改變了修補的方式,以閱讀與運動?而這是更佳的修補方法?但她已需在日間減少耗損的時間(生活瑣事)、增加修補的時數(閱讀與運動)。末尾以夜間的脫序行為(清醒)遭受群眾的晃搖作為開放式結局,這是耗盡之兆?亦或是循環之不可打破?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